目前在读:哥德尔、艾舍尔、 巴赫:集异璧之大成

27 | 08 | 2014

怎么说这本书呢?

目前还没有看完,只有在闲暇时翻看一点,一点点的积累。偶然间听说这本书,简单看一下,有些是我感兴趣的,但是大多数的竟然是我不知道的,瞬间就让我燃起了兴趣。趁着网上有货的时候赶快抢了一本,据说这书几乎买不到,拿到后一看,我嘞个去,那么厚,原来是一本大部头……携带起来真的很不方便。

大概就是一本比较深入的科普巨著吧,什么数理逻辑、可计算理论、人工智能等学科领域中的许多艰深理论。有些章节我看的很慢,之前没涉及过的,以及不懂的还很多,并且我对于这种大部头书有种恐惧感,更何况是这种枯燥领域的,总之读的很艰难。

但是好处多多啊,其中有些原理和理论很神奇,瞬间脑洞大开。

今天看到典藏版《教父》,差点买下来,评价参差不齐,电影当然是看过,一致的好评,但是据说原著没有电影好看,但无可厚非的是原著一定比电影在细节上描述的更清楚,毕竟电影承载力有限,虽然每一部几乎都是3个小时。纠结的瞬间已经木有鸟~

自省

11 | 03 | 2014

最近诸多不顺,心态不稳,急需自省。

也许是我还太幼稚吧,遇到事情不能很淡定的去理性的接受。

也许本身我就是比较感性的人吧。

不管怎样,总是要去面对,去适应,去接受,去调整自己的心态。

择日不如撞日,那就从今天开始吧。

Action and change!

奶奶

18 | 02 | 2014

最近浑浑噩噩,像被掏空了的躯壳一样无力。

最疼爱我的奶奶在元宵节前一天去世了,在还没看见她最想见的孙媳妇之前走了,我觉得这是我奶奶最大的遗憾,也是我最大的愧疚,当我回老家走在那儿时记忆中的胡同时,真希望瞬间回到儿时,我奶奶在家做好了饭,我在外边玩耍归来。但是泪流满面的我,迈着沉重的步伐,努力支撑着身体,回到家里,看到我爷爷的脸,真的不忍心再多多看一眼这个80岁的男人,强忍着泪水不能再给爷爷多增添一份悲伤的走过。

跪在奶奶的灵柩前,再也忍不住那撕心裂肺的疼痛,我失声痛哭,我想念我的奶奶,想念奶奶做的手擀面,想念奶奶炸的年糕,想念有我奶奶的一幕幕……可是,我再也见不到她了,永远永远再也见不到奶奶了,我自责为什么不早点结婚成家让奶奶见一下她的孙媳妇,让奶奶再给我做几双鞋垫,我愧疚的内心无法用语言去形容,只是无力的跪着,再也无力站起来,当周围人拉着劝着我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的爸爸叔叔姑姑也在周围,他们失去母亲的痛应该比我更重,我强压着内心的悲伤,努力的站起来穿上孝衣,目光呆滞。

Read More

学霸。

20 | 11 | 2013

学霸。好恶俗的一个词语。

突然之间,我有种被逼无奈想要去当学霸的冲动。

尼玛我实在是无路可走了,只有用学霸来拼得一条血路了。

可是,怎么当学霸呢?

时常不敢忘记之前偶然得到的一段话:如果我18岁的时候能像现在这样努力的去渴求知识,也不至于会到现在这样。

当然,今天又看到一句话:将来的你,一定会感激现在拼命的自己。

看到后好像小宇宙要爆发的状态。

抽时间规划一下当学霸之路,暂以此为记。

废物!统统都是废物!

20 | 11 | 2013

最近刚刚听到一个废物理论,深为震撼。

暂且不表,因为没空。

只是吐槽一下目前这扯淡的制度。

本人学的心理学,但是工作单位要评职称,本来对职称这个事儿一开始就觉得很扯淡。

职称制度一般都是体制内单位才遵从的一个体系,想着以后我也不会去体制内,就没有详细的去研究游戏规则。

但是,但是!尼玛这民营企业上市公司怎么也特么被污染的要遵从职称评定了?真是搞不明白啊搞不明白!

怎么躲到哪里都还是逃离不了体制内的一些弊病呢?

好吧,咱不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那么咱就只能先遵从游戏规则,等待咱有了制定游戏规则能力的时候,再去翻身了。

但是,但是!尼玛这学心理学的做HR的,是要申报什么职称啊?

这体制内的人事管理部门都特么搞不清楚,竟然没有相应的类别!我去!

坑爹的!

Read More

05 | 11 | 2013

image

本篇发自游离的随身设备

目前在读:胡雪岩

27 | 10 | 2013

虽然工作很忙很累,每天都有很多事情,但是依然坚持阅读和学习。

最近在读《胡雪岩》,突然想到胡雪岩对王有龄说的一句话:

“所有的意外都是这里不够用才会发生的。”边说边指了指太阳穴。

嗯,所有的不可掌控没有预料到而发生的事情,都是因为脑子不够用没有想到导致措手不及的。

当我这种INTJ类型的人看到这句话的时候,突然有了深深的共鸣。

所以前两天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毫不意外。

担心的事情终究发生了,该如何处理?是个很棘手的问题。

虽然不用我过分的去考虑,但是这件事情对于我以后的工作确实息息相关的,但愿领导们能处理好吧。

目前来说,貌似我的发言还不是很重要。

按照之前我的处事原则,当遇到棘手事情暂时想不出解决对策或者是控制权不在自己手上的时候,我也只能用最后一条路并且也是杀手锏的方法,那就是,任你外界战火连天,我只做好自己足以。

继续看书。

下一页